想吃火锅的卖药郎

爱火影~更爱火影全员,妹子真爱党,沉迷斑樱不可自拔。

佐樱沙雕小段子

樱妈最近喜欢上了玩角色扮演,觉得以自家丈夫的形象来说特别适合扮演某角色——


樱妈妈深情呼喊:过儿~


叔佐捂脸,怎么也喊不出姑姑两字。


樱妈妈再次深情呼喊:过儿~


叔佐自暴自弃:姑……姑姑。


樱妈妈高兴了。


哦,你说佐良娜啊?佐良娜是在头上顶了根羽毛假装自己是那只雕。


【斑樱】樱酱和樱太郎的互换

斑樱斑樱斑樱斑樱!这里是斑樱,不喜勿点!


性转!


昨晚宇智波斑缠着妻子折腾了大半夜早上醒来时就有些迷糊,他发现妻子没有在自己的怀中便往旁边伸手一捞想抱着妻子再睡一会儿。


按往常的经验,宇智波斑这一伸手足可以圈住妻子将她卷进自己的怀中。这次却是搭在了妻子的胸口上。


宇智波斑下意识地捏了捏,他记得樱的……好像没这么大?然后他松开五指再握起来,轻轻地捏了一下。感觉……有点硬?


宇智波斑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床上身长八尺的男人他镇定地瞪出了万花筒写轮眼,半响后他坐在床边拿起打火机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讲真,这是宇智波斑这辈子受到过的最大的惊吓。


许是被烟味呛到了,不知道已经换了世界熟睡的樱太郎醒了过来。和樱一样的碧绿眼眸还有些迷离,他不满地嘟嘟囔囔:“你怎么又抽烟?”


……


宇智波斑掐灭烟头,“起来。”


樱太郎一抖嗦,这声音不对啊!


“卧槽!斑姐你怎么变成男的了?”


宇智波斑僵了一下,“斑……姐?”


宇智波斑一步跨上去卡着樱太郎的脖子把他压倒在地,可惜樱太郎比他高比他壮一下就把他反压在下。宇智波斑凭着格斗技巧再次骑身而上……如此几个来回之后樱太郎终于没力气了瘫在地上喘着气道:“你……你和斑姐什么关系?”


不会是双胞胎兄妹吧?


宇智波斑拖了跟椅子过来坐上去翘起了二郎腿,再点燃了一根烟之后,他说:“欢迎你来到另一个世界,我是这里的宇智波斑。”


和樱有着一样智商的樱太郎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你好,我是另一个世界的樱太郎。”


“看来在你的那个世界我是女性而樱……也就是你是男性。”


樱太郎歇够了也爬了起来,他比宇智波斑高了不少,宇智波斑很讨厌这种仰视别人的感觉。


“啊,是的。但是我们之间的缘分还是一样的嘛~”


宇智波斑突然很庆幸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是女性了,不然他实在无法接受樱和另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哪怕那个男人是另外一个自己。


和樱太郎互换的樱此时正淡定地向女版的宇智波斑打招呼:“嗨,你好。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樱。”


斑姐同样深吸了一口烟,很庆幸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是个男的。不过……她挑起樱的下巴,细细端详后道:“不愧是樱太郎的女版,看起来也格外甜美呢。”


樱:……


佐良娜的穿越之旅(一)

佐良娜在巫之国执行任务,一不小心打开了一个很古老的封印掉进了战国时代。落地的地点不太美妙,是在千手扉间的房间里。


佐良娜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被一柄苦无抵住了脖子。


“宇智波的人?居然能穿过族地的结界潜进来?”


佐良娜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身后的人散发的杀意她能明显感觉到。


“我确实姓宇智波,我是不小心打开了一个卷轴才到这里的。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你潜入进来竟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宇智波已经傻到这种地步了吗?”


千手扉间看着这个半大的孩子,他猜测这个孩子最多十二三岁,不过能悄无声息地潜进来说明她或许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这也是他为什么是先询问而不是直接下了杀手的原因。


佐良娜仔细思考着从这个人的手底下逃开的可能性,预测了十多种方法可惜概率都是零。她豪不怀疑,只要她有一点点动作对方就会毫不留情地划破她的脖子。


千手扉间快速在佐良娜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她的查克拉穴位,再用锁链将她捆住后才仔细打量起了她。


佐良娜也看清了面前这个人的样子。


俩人大眼瞪小眼,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二代目火影大人?!”


“你和宇智波泉奈什么关系?”


“不可能,二代目火影大人几十年前就不在了啊!”


“不可能,以宇智波泉奈的年纪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


俩人再次同时出声,然后又诡异地沉默下来。


“小姑娘,看来我们应该好好聊聊。” 千手扉间缓了缓,尽量放软了声音。


佐良娜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锁链。


千手扉间两三下给她解开,“查克拉穴道暂时不能给你解开。”


“这样就可以了。”


千手扉间智商高,佐良娜也有远超同龄人的聪慧,一问一答中,俩人很快就搞清楚了现状。


佐良娜这个未来的人来到了战国时代。


自打找爹事件后佐良娜就格外关注宇智波一族的事,在图书馆翻了不少木叶历史,又翻了自家的族志,所以在千手扉间问到关于宇智波泉奈的事时,佐良娜很直接地就回答了他。


“啊,宇智波泉奈先辈吗?是二代目火影您杀了他哦。”


因为佐良娜在讲诉未来的事时提到了宇智波斑,千手柱间还有千手扉间,独独没有提到宇智波泉奈。按千手扉间设想,如果宇智波泉奈活着的话不可能在木叶的历史上没有一点痕迹。不过千手扉间还是问出了口,他想确认宇智波泉奈最后是不是死于他手。


结果和他预料的一样。


佐良娜把木叶建村几十年的事情全都抖了个遍,之前她执行的任务中有涉及到白绝,所以关于四战的事情她也很清楚,这些她也全数说给了千手扉间听。


“您知道未来的事情,所以一定会有改变的对吗?”


“当然。”


“那么我希望曾经经历过不幸的人们能得到所有的幸福。”


“作为先辈,我们会尽力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佐良娜待在千手扉间的房间没有出去过,如果被千手族人发现族地中有一个宇智波的话,她立刻会被杀死。千手扉间带着千手柱间来见了佐良娜。


这个被后人尊为忍者之神的男人在听完佐良娜讲诉的未来之事后,竟然抱着自家弟弟哭嚎了半个小时。


千手扉间的毛领子全被他的泪水打湿了。


佐良娜:真是难为二代目火影了,居然能忍住不把初代目火影踹开。


“我们现在就和宇智波结盟吧!” 千手柱间眼里闪着光,“就像佐良娜说的那样,我们可以一起结束战争建立村子的!”


“宇智波一族那边有那么好说服吗?”


“嘿嘿,不是有佐良娜吗?”


不管是佐良娜的样子,还是那正统的写轮眼都可以证明她不是千手一族找来忽悠宇智波的。


千手柱间偷摸着约宇智波斑见面。他们以往也会在私底下见面,当然了,在战场上他们还是宿敌。战场下嘛,一起去赌场还是可以的。


约定的地点是在南贺川,宇智波斑到的时候千手柱间已经在那里了。只不过千手柱间的身边多了一小身影。


“柱间,你带的什么人?” 虽然相信千手柱间的为人,宇智波斑还是免不了要问一下。


“斑,你来啦。”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打了招呼后又低头看向佐良娜,“这就是你们的老祖宗啦,佐良娜快和斑打个招呼吧。”


宇智波斑看着这个和自家弟弟长相相似,有开着一勾玉写轮眼的姑娘震惊了。


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宇智波斑抖抖索索道:“泉奈什么时候有这么大女儿了!”


千手柱间解释:“不是的……”


“也是,泉奈不可能有这么大女儿。” 宇智波斑回过神,仔细想了一下,“难道这是……我爹的私生女?!”


宇智波田岛去世也就那么几年,年龄也不大。有这么大一个女儿确实有可能。


千手柱间:……


佐良娜:四战Boss这么逗比我爹我妈还有七代目知道吗?


你们都走开,我皮卡丘要搓螺旋丸了(ಡωಡ)

创设组的欢乐日常,有柱户。

日常一架


“哈—希—拉—吗!来战!”  宇智波斑踹门而入。


漩涡水户破门而出,“宇智波斑你蛇精病啊!叫这么大声想让全木叶再传你和柱间的绯闻吗!劳资不想再当悲情原配了!”


千手柱间瑟瑟发抖:“那啥,水户我是爱你的!斑你先把团扇放下,今天我不想跟你打架。有话我们好好说。”


千手扉间抱拳看戏:“蓝颜祸水。”


躺在地上的两片门板: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斑樱]你的女朋友逼你穿秋裤了吗?

气温骤降,宇智波斑仗着自己年轻身强体壮,只穿着一件秋季风衣,一条单牛仔裤保持自己帅气的风度。他和小女友之间差了十几岁,周围的好友调侃过几次他老牛吃嫩草后,宇智波斑就刻意地往小鲜肉的形象上打扮了。

坚决不承认自己已经到了穿秋衣秋裤的年纪。

春野樱从医院大楼出来看见的就是穿那么少在寒风中依旧坚挺着抖都不打一个的幼稚大龄男友。

对比了一下自己身上厚厚的大衣,加绒打底裤毛靴子,春野樱气鼓鼓地冲了过去。

“混蛋宇智波斑,我给你准备的秋衣秋裤你又没穿!是想要把自己冻死吗?”

“樱……” 宇智波斑才喊出了女友的名字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都快奔四的人了,怎么还像那些二十几岁的小年轻一样不知道保养。” 春野樱边说边把自己的围巾解下,踮起脚给宇智波斑围了上去。

宇智波斑也配合地俯下了自己的身子。

樱的围巾真暖和啊~

“奔四怎么了?你要知道,男人四十一枝花。”

“是是是,一朵在寒风中屹立不倒的狗尾巴花。”

“樱,你在嫌弃我么?” 宇智波斑表示自己有了小情绪。

春野樱白了他一眼,“没有。”

“都不知道我是在交男朋友还是在养孩子。”

“当然是在交男朋友了。”

俩人边说着边往停车场走,宇智波斑不停往手上哈气,等手暖和了他才牵住了女友的手。

“去附近的商场吧,你衣柜里面那些装嫩的衣服该换了。”

宇智波斑板起了脸。

“我们去买情侣装。”

宇智波斑立刻喜笑颜开,巴不得把全衣柜的衣服都换掉。

从商场出来俩人换了款式一样的一套卫衣,春野樱穿的是粉色的,宇智波斑深蓝色。胸前各有一行字,旁边是我男/女朋友。

宇智波斑心满意足。车的后备箱里面还堆满了情侣款羽绒服,呢子大衣……宇智波斑丧心病狂到连袜子都挑了情侣款的。

第二天一早,宇智波斑美滋滋想要换上新买的情侣款羽绒服,春野樱披头盖脸扔了他一套秋衣秋裤。

“这个内穿,不然别想我和你穿情侣装。”

宇智波斑不情不愿,万分嫌弃地穿上了保暖的秋衣秋裤……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原来秋衣秋裤穿上这么暖和的吗?

宇智波斑立即要求再买两套,并且还是要情侣款的。

春野·老妈子·逼迫男友穿秋衣秋裤·樱:……










水户和柱间比较扳手腕,谁输了谁嫁。

柱间输掉了。

宇智波斑的手掌很大很温暖,到了冬天的时候宇智波樱总是喜欢让他捂着自己的手。

于是,每次两个人出门都是这个沙雕样子。

今天看海贼突然起的一个脑洞。

海军大将藤虎的果实能力不是重力吗?然后他突然出现在斑爷放地爆天星的时候。

“散!”

斑爷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哎?我地爆天星去哪儿了?

柱间生贺

重点重点:CP柱户。

OOC肯定有,不适者务点。


秽土转生解除,在死神的肚子里困了两年,刚被放出来又被抓壮丁去打了一场四战,现下灵魂终于回归净土,千手柱间和波风水门赶紧去找老婆求安慰了。

三代目火影:那啥,老师我也去找琵琶湖了,之后再来拜访您。

万年单身狗扉间聚聚:……

波风水门在九尾之夜就进了死神肚子里待着,虽然和漩涡玖辛奈都有放查克拉在鸣人体内,但那也不算是真正的见面。

时隔十多年,夫妻二人的灵魂终于再次相见自然是你侬我侬好不甜蜜。

千手柱间奔着漩涡水户要一个爱的抱抱,结果被漩涡水户一拳砸进了坑里。

混蛋柱间来解释一下你和宇智波斑的关系吧!那张脸,呵,要是解释不清楚就去给我跪搓衣板吧!

宇智波斑来的稍晚一些,因为执念太强第一次死后他的灵魂连三途川都没过也就没有来到净土。所以他不知道宇智波泉奈一直在这里等着他。

看两兄弟的腻歪模样,千手扉间觉得在四战的时候就该直接告诉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风里雨里等了他几十年,说不定那家伙直接就自杀到净土了。

漩涡水户拖着死狗一样的千手柱间来到宇智波斑面前,紧盯着他的胸不放。

还好现在宇智波斑是穿着衣服的,不然漩涡水户真的会发飙。要知道头发竖起来冒着火的漩涡水户宇智波斑都得退让两步。

“斑桑,好久不见。”

宇智波斑偷瞄了一眼鼻青脸肿的千手柱间,斟酌着该怎么解释。虽说是为了木遁,但现在事情解决完了,宇智波斑觉得顶着千手柱间那一张脸还是有点羞耻感的。

“水户,好久不见。”

木叶刚建立那会儿大家经常忙得在火影办公室通宵,漩涡水户也常常体贴地给他们送夜宵。至今宇智波斑都记得咬下漩涡水户煮的汤圆牙齿传递到大脑的金属感。

宇智波斑指着自己的胸口,“那啥,这是木遁细胞的后遗症,你别误会。”

“哈哈,斑桑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漩涡水户笑眯眯道:“只是很久没见柱间了,所以给他几个饱含爱意的拳头而已。”

“斑桑和扉间要试一下吗?”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齐齐摇头。

一晃小半个月过去,两年没回来的千手柱间把这期间新来的邻居们认了个遍。其中以宇智波鼬和他最投缘,知道他是宇智波佐助口中所说的哥哥后,千手柱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宇智波鼬道歉说木叶对不起他。

宇智波鼬:忍者之神真的很感性啊。

等宇智波鼬被拉着去和另外两位祖宗组个牌桌后……

宇智波鼬:忍者之神赌运真差。

等宇智波鼬看见因为输钱被漩涡水户揍的千手柱间后……

宇智波鼬:忍者之神?那是什么?

千手柱间完全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一向不注意这些。从彼岸花的花田走过,千手柱间看着觉着这些花今年的长势倒是比两年前要好多了。他挑了一朵摘下来,打算回去送给漩涡水户。

回到他和漩涡水户的小家,千手柱间却发现妻子不在。

应该是去找玖辛奈了吧。

千手柱间把花插在瓶子里,然后就撑着下巴看着那朵彼岸花发呆。

像水户头发的颜色呢,可惜没有水户的活泼和热情呢。

漩涡水户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丈夫在对着一朵花傻笑。

“在干吗呢?”

“想你啊。”

漩涡水户一下就笑了,她走到千手柱间身边,一把抱住他。几缕红发划过千手柱间的脸颊,鼻尖,垂落到了他的胸前。

“柱间,生日快乐。”

“柱间,生日快乐。”

“柱间,生日快乐。”

千手柱间不解,“为什么要说三遍呢?”

“前两年的也要补上嘛。”

“谢谢你,水户。”

一直都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