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火锅的卖药郎

爱火影~更爱火影全员,妹子真爱党,沉迷斑樱不可自拔。

你们都走开,我皮卡丘要搓螺旋丸了(ಡωಡ)

创设组的欢乐日常,有柱户。

日常一架


“哈—希—拉—吗!来战!”  宇智波斑踹门而入。


漩涡水户破门而出,“宇智波斑你蛇精病啊!叫这么大声想让全木叶再传你和柱间的绯闻吗!劳资不想再当悲情原配了!”


千手柱间瑟瑟发抖:“那啥,水户我是爱你的!斑你先把团扇放下,今天我不想跟你打架。有话我们好好说。”


千手扉间抱拳看戏:“蓝颜祸水。”


躺在地上的两片门板: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斑樱]你的女朋友逼你穿秋裤了吗?

气温骤降,宇智波斑仗着自己年轻身强体壮,只穿着一件秋季风衣,一条单牛仔裤保持自己帅气的风度。他和小女友之间差了十几岁,周围的好友调侃过几次他老牛吃嫩草后,宇智波斑就刻意地往小鲜肉的形象上打扮了。

坚决不承认自己已经到了穿秋衣秋裤的年纪。

春野樱从医院大楼出来看见的就是穿那么少在寒风中依旧坚挺着抖都不打一个的幼稚大龄男友。

对比了一下自己身上厚厚的大衣,加绒打底裤毛靴子,春野樱气鼓鼓地冲了过去。

“混蛋宇智波斑,我给你准备的秋衣秋裤你又没穿!是想要把自己冻死吗?”

“樱……” 宇智波斑才喊出了女友的名字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都快奔四的人了,怎么还像那些二十几岁的小年轻一样不知道保养。” 春野樱边说边把自己的围巾解下,踮起脚给宇智波斑围了上去。

宇智波斑也配合地俯下了自己的身子。

樱的围巾真暖和啊~

“奔四怎么了?你要知道,男人四十一枝花。”

“是是是,一朵在寒风中屹立不倒的狗尾巴花。”

“樱,你在嫌弃我么?” 宇智波斑表示自己有了小情绪。

春野樱白了他一眼,“没有。”

“都不知道我是在交男朋友还是在养孩子。”

“当然是在交男朋友了。”

俩人边说着边往停车场走,宇智波斑不停往手上哈气,等手暖和了他才牵住了女友的手。

“去附近的商场吧,你衣柜里面那些装嫩的衣服该换了。”

宇智波斑板起了脸。

“我们去买情侣装。”

宇智波斑立刻喜笑颜开,巴不得把全衣柜的衣服都换掉。

从商场出来俩人换了款式一样的一套卫衣,春野樱穿的是粉色的,宇智波斑深蓝色。胸前各有一行字,旁边是我男/女朋友。

宇智波斑心满意足。车的后备箱里面还堆满了情侣款羽绒服,呢子大衣……宇智波斑丧心病狂到连袜子都挑了情侣款的。

第二天一早,宇智波斑美滋滋想要换上新买的情侣款羽绒服,春野樱披头盖脸扔了他一套秋衣秋裤。

“这个内穿,不然别想我和你穿情侣装。”

宇智波斑不情不愿,万分嫌弃地穿上了保暖的秋衣秋裤……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原来秋衣秋裤穿上这么暖和的吗?

宇智波斑立即要求再买两套,并且还是要情侣款的。

春野·老妈子·逼迫男友穿秋衣秋裤·樱:……










水户和柱间比较扳手腕,谁输了谁嫁。

柱间输掉了。

宇智波斑的手掌很大很温暖,到了冬天的时候宇智波樱总是喜欢让他捂着自己的手。

于是,每次两个人出门都是这个沙雕样子。

今天看海贼突然起的一个脑洞。

海军大将藤虎的果实能力不是重力吗?然后他突然出现在斑爷放地爆天星的时候。

“散!”

斑爷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哎?我地爆天星去哪儿了?

柱间生贺

重点重点:CP柱户。

OOC肯定有,不适者务点。


秽土转生解除,在死神的肚子里困了两年,刚被放出来又被抓壮丁去打了一场四战,现下灵魂终于回归净土,千手柱间和波风水门赶紧去找老婆求安慰了。

三代目火影:那啥,老师我也去找琵琶湖了,之后再来拜访您。

万年单身狗扉间聚聚:……

波风水门在九尾之夜就进了死神肚子里待着,虽然和漩涡玖辛奈都有放查克拉在鸣人体内,但那也不算是真正的见面。

时隔十多年,夫妻二人的灵魂终于再次相见自然是你侬我侬好不甜蜜。

千手柱间奔着漩涡水户要一个爱的抱抱,结果被漩涡水户一拳砸进了坑里。

混蛋柱间来解释一下你和宇智波斑的关系吧!那张脸,呵,要是解释不清楚就去给我跪搓衣板吧!

宇智波斑来的稍晚一些,因为执念太强第一次死后他的灵魂连三途川都没过也就没有来到净土。所以他不知道宇智波泉奈一直在这里等着他。

看两兄弟的腻歪模样,千手扉间觉得在四战的时候就该直接告诉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风里雨里等了他几十年,说不定那家伙直接就自杀到净土了。

漩涡水户拖着死狗一样的千手柱间来到宇智波斑面前,紧盯着他的胸不放。

还好现在宇智波斑是穿着衣服的,不然漩涡水户真的会发飙。要知道头发竖起来冒着火的漩涡水户宇智波斑都得退让两步。

“斑桑,好久不见。”

宇智波斑偷瞄了一眼鼻青脸肿的千手柱间,斟酌着该怎么解释。虽说是为了木遁,但现在事情解决完了,宇智波斑觉得顶着千手柱间那一张脸还是有点羞耻感的。

“水户,好久不见。”

木叶刚建立那会儿大家经常忙得在火影办公室通宵,漩涡水户也常常体贴地给他们送夜宵。至今宇智波斑都记得咬下漩涡水户煮的汤圆牙齿传递到大脑的金属感。

宇智波斑指着自己的胸口,“那啥,这是木遁细胞的后遗症,你别误会。”

“哈哈,斑桑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漩涡水户笑眯眯道:“只是很久没见柱间了,所以给他几个饱含爱意的拳头而已。”

“斑桑和扉间要试一下吗?”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齐齐摇头。

一晃小半个月过去,两年没回来的千手柱间把这期间新来的邻居们认了个遍。其中以宇智波鼬和他最投缘,知道他是宇智波佐助口中所说的哥哥后,千手柱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宇智波鼬道歉说木叶对不起他。

宇智波鼬:忍者之神真的很感性啊。

等宇智波鼬被拉着去和另外两位祖宗组个牌桌后……

宇智波鼬:忍者之神赌运真差。

等宇智波鼬看见因为输钱被漩涡水户揍的千手柱间后……

宇智波鼬:忍者之神?那是什么?

千手柱间完全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一向不注意这些。从彼岸花的花田走过,千手柱间看着觉着这些花今年的长势倒是比两年前要好多了。他挑了一朵摘下来,打算回去送给漩涡水户。

回到他和漩涡水户的小家,千手柱间却发现妻子不在。

应该是去找玖辛奈了吧。

千手柱间把花插在瓶子里,然后就撑着下巴看着那朵彼岸花发呆。

像水户头发的颜色呢,可惜没有水户的活泼和热情呢。

漩涡水户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丈夫在对着一朵花傻笑。

“在干吗呢?”

“想你啊。”

漩涡水户一下就笑了,她走到千手柱间身边,一把抱住他。几缕红发划过千手柱间的脸颊,鼻尖,垂落到了他的胸前。

“柱间,生日快乐。”

“柱间,生日快乐。”

“柱间,生日快乐。”

千手柱间不解,“为什么要说三遍呢?”

“前两年的也要补上嘛。”

“谢谢你,水户。”

一直都在等着我。

鸣人小太阳生贺~

昏暗的房间内,卡卡西沉声问道:“人呢?”

连日奔波让宇智波佐助有些疲惫,在亲近的人面前他卸下了防备,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才回道:“放心,带回来了。”

卡卡西看向另一侧的女学生,“小樱,准备好了吗?”

“我亲自准备的实验体,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 如今已经是医疗部部长的春野樱保证道。

“鸣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宇智波佐助突然问起了不在场的漩涡鸣人,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瞒着漩涡鸣人。

“不太好。” 小樱想起了漩涡鸣人萎靡的样子,湛蓝的眸子里没有半点光彩,耀眼如太阳的金发耷拉在主人的头上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强扯出的笑容让人格外心疼。

宇智波佐助脸上浮出一抹同情的神色,卡卡西却冷漠道:“这是鸣人必须付出的代价。”

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默然,这确实是漩涡鸣人自己的选择。

“佐助,接下来那个人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他做多余的事情。” 卡卡西吩咐两个学生,“小樱,你尽快把实验体送过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领命而去,卡卡西在沉默地站立半天,就像以前在慰灵碑前发呆一样。

卡卡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不知道他这样做老师会不会怪他。

三天之后,二十岁的漩涡鸣人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往家里走去。昏黄的路灯让他的背影显得格外孤单。充满活力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在他的脸上了。

此时的他只想回去扑倒在床上睡个天昏地暗。

可是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

今天是他二十岁的生日啊。

卡卡西老师去水之国访问了,小樱去风之国进行医疗交流了,佐助在外面还没有回来。

十二岁之前,漩涡鸣人已经习惯了孤单的生活。十二岁之后,漩涡鸣人习惯了七班的人陪在他身边。

漩涡鸣人想,人果然还是贪心的啊。得到过了的东西就再也不想失去了。

有气无力地扭开门把手,漩涡鸣人对着黑暗的房间说了声“我回来了。”就要像往常一样开灯。只不过他的手才刚伸了一半,灯就自动打开了。

灯光很亮,刺得漩涡鸣人睁不开眼。

“鸣人,生日快乐!”

礼花彩带伴随着生日祝福落了一地。

泪水模糊了双眼,漩涡鸣人看着举着礼花筒的漩涡玖辛奈和波风水门好半会儿才喊道:“爸爸,妈妈。”

漩涡玖辛奈拉着丈夫一起给了儿子一个拥抱,“鸣人,祝贺你成年了。”

“谢谢……”

谢谢你们给了我生命,谢谢你们如此地爱着我。

“来切蛋糕吧。”

漩涡玖辛奈有些迫不及待,这是她参与的儿子的第一个生日,或许也是唯一一次了。

“啊?是妈妈做的吗?”

“当然啦!” 漩涡玖辛奈挥舞着切蛋糕的刀子,“妈妈我的手艺很好的。”

“是啊。” 波风水门笑着说道:“作为玖辛奈的丈夫,我可是很幸福的呢。”

漩涡鸣人被喂了一把突如其来的狗粮。

屋内不时传出一家三口的欢声笑语,卡卡西带着两个学生坐在屋顶忍不住拉紧了衣服。

十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

“卡卡西老师,我看你还是去医院体检一下吧。” 春野樱担忧道。

“年纪大了就要服老,还逞什么能啊。” 宇智波佐助一边嘲讽着一边把自己的外袍扔了过去。

卡卡西:“我这不就是想鸣人尽快接班,然后好好修养嘛。”

“那也太急了吧,鸣人为了熟悉火影的工作都快累死了。”

“反正都是迟早的事,他早些熟悉我就能早点退休了嘛。”

“哦,对了,大蛇丸呢?”

“和师傅一起去看自来也大人了。”

“唉——” 卡卡西长叹一口气,祝贺鸣人成年的人总归还是缺了一个啊。

“什么时候解除这个术?” 宇智波佐助问。

“再过两天吧,让老师和师母好好陪陪鸣人。”

三人不再说话,静静地守护着下面一家三口的温馨。





斑樱小短篇

总算是到了晚上,闷热的气息少了一些,街上行人络绎不绝。白天的骄阳之下实在是没人敢出来,被压抑的热情在凉快的黑夜中尽数爆发。

宇智波斑不在这些行列中。

宇智波斑的作息十分规律,九点半洗完澡出来空调开得刚好,满足地喟叹一声,享受着冷空气的抚慰。上半身赤裸滴滴水珠顺着肌理滑下,块状的胸肌和腹肌紧致结实线条分明。

缩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宇智波樱没出息的转移了自己的目光。目不转睛地盯着使出色诱术的某人,垂涎三尺。

“哟,长得不错嘛。过来给爷试下手感。” 宇智波樱翘起二郎腿,拍拍沙发,右手夹了根百奇饼干放在嘴边吸了一口,再装作吐出一口烟。

很有黑社会大佬的风范。

宇智波斑扯了扯嘴角,配合起了小妻子的演出。

“爷今儿个真是好兴致,居然想起来找奴家了。” 如今宇智波斑扮起怨妇口吻来是得心应手,演得多了,没办法。

宇智波樱果然摸上了宇智波斑的胸,邪笑道:“几日不见,手感是越发的好了。”

宇智波斑挑眉,“哪比得上爷你啊。”

宇智波樱对此最敏感,低头看看自己的一马平川,又看看比起自己还要鼓些的宇智波斑的胸。

宇智波樱伸手一拧,不知道怎么了的宇智波斑痛呼出声,“疼疼疼——樱樱樱,你快放手!”

“哼!” 宇智波樱拿起抱枕往他身上砸去,“今晚你就睡客厅吧!” 说完就起身回房间了,伴随着“砰——”的关门声,宇智波斑抖了一抖。

女人心,海底针呐。

宇智波樱趴在床上很捶了几下,愤愤然拿起手机跟闺蜜吐槽。

“井野猪,我跟你说,宇智波斑那个混蛋居然嫌弃我的胸比他的还小!”

井野发来一个捶地大笑的表情并附上文字,“我觉得你家大叔说的没错啊。”

“滚!”

“改天我给你买一箱木瓜过来哈,我跟老公在外面逛街呢,拜~”

“重色轻友。” 宇智波樱扔开手机,翻了个身自己也揉了两下,嘟囔道,“哪里有那么小了。”

宇智波斑竖起耳朵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小妻子的气来得快消得也快,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敲门,“樱,你开门,我知道错了。”

“你错哪儿了?”

宇智波斑:……

他还是没想通自己错哪儿了。

“你们男人就是敷衍。” 宇智波樱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更气了。

“我哪里敷衍了?你要是觉得我敷衍了,你告诉我错哪儿了嘛。我错了的话,我改还不成嘛。”

“你……” 宇智波樱冲到门后,往门上狠狠拍了一下,把耳朵贴在门上的宇智波斑吓了一跳。

“你嫌弃我胸小!”

宇智波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没有。”

“你刚才难道不是在讽刺我的胸比你小吗?”

“我一个大男人跟你比这些干嘛?” 宇智波斑觉得除了千手柱间,没有哪个男人比他更委屈了。

千手柱间被漩涡水户罚跪榴莲的画面至今还深深印在宇智波斑的脑海中。

宇智波斑很想踹门,但之后很可能就是小妻子直接把他踹出家门。

以后绝对、再也不配合小妻子演戏了。

屋内迟迟没有反应,宇智波斑再次说道:“好吧,樱我认识到我的错误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说这种让你误会的话了。”

“好吧,既然你知错了,那我就原谅你。”

宇智波斑高兴了,“那你把门开一下呗。” 晚上没有香香软软的小妻子搂着他睡不着觉啊。

“错了,那就得罚。” 宇智波樱悠悠道,“今晚你还是睡客厅吧。”

哼,男人就是得多给点教训。

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下定决心要去学会一门开锁技术。

我爱斑樱!

“这是我女朋友。”宇智波斑搂着粉发碧眼的姑娘霸道宣布主权,“我想你们都认识,我就不过多介绍了。”

前天因为宇智波斑说要介绍女朋友给他们认识,万年单身狗居然有女朋友了?一众大小侄子们心里的震惊程度不亚于听说木叶医院的纲手部长今天赢了个大满贯。要知道,隔壁和宇智波斑同龄的千手柱间儿子都可以打酱油了,而宇智波斑至今单身。

哦,不对。刚刚宇智波斑已经宣布结束了单身生涯有了女朋友了。

当然了,侄子们更讶异的则是,身为男人他们都觉得的这个直男得不能再直男得叔叔怎么可能找到女朋友呢?

在看到宇智波斑怀里的姑娘时,侄子们统一冒出了一个想法。

这老混蛋不是胁迫人家姑娘了吧?

无他,因为宇智波斑怀里的姑娘大家都认识。

春野樱,木叶大学高材生。肤白貌美性格好,是大家公认的顶好的姑娘。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还有漩涡鸣人是打小一块长大的,大他们一些的宇智波带土,宇智波鼬等人也算是作为哥哥看着他们长大的。如今姑娘出落的这么好,宇智波鼬还存着自家弟弟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结果一转眼就被老混蛋给叼走了。

宇智波鼬心里有些不得劲。

早就定好的未来弟媳妇要变姨了么?

说句实在话,在场的宇智波们都觉得春野樱配自家这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叔叔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宇智波带土握紧了电话随时准备拨出报警电话大义灭亲。

看着几人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的表情,春野樱噗嗤一笑。

“其实我和斑早就在一起啦,就是怕你们这样才一直没有说的啊。”春野樱解释,“等七月份我就毕业了,斑说那时候要把结婚证一起领了。我怕到时候直接拿结婚证给你们看会更吓着你们,才提前说的哦。”

春野樱双手合十,做出歉意的表情。

“真的不是故意要瞒你们的啦。”

“所以你都打算和这个老家伙结婚了才告诉我们其实你早就和他在一起了?”宇智波佐助冷冷说道。
“嘿嘿,为了给你们一个惊喜嘛。”

“是惊吓。”宇智波佐助拿出电话,几声旋律过后电话接通,“吊车尾的,带上卡卡西来我家里。”

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很大,“什么事啊佐助?”

“我叔叔今天带了女朋友过来。”

“我知道啊,不是就连带土都赶回来了吗?”那头的漩涡鸣人声音透着欣喜,“斑大叔都三十好几了,有个女朋友很正常啊我说。”

宇智波佐助瞅了一眼对他笑得讨好的春野樱,继续说道:“我叔叔带回来的女朋友叫春野樱。”

“哈?”电话那头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即是漩涡鸣人慌乱不可置信的大喊,“怎么会是小樱?不可能啊!小樱可不能只看脸啊!我……我马上带卡卡西老师过来。”

挂断电话宇智波佐助往沙发上一坐,眼神示意春野樱坐到他的对面,这是要开始审问了。

春野樱缩着肩膀做过去,把站在她身边对着宇智波佐助怒目而视的大龄男友也拉了过去。

“佐助你别那么生气,今天我和斑就是准备坦白一切的。”

宇智波斑冷哼一声,“那是你,我可没打算跟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讲什么道理。”

看吧看吧,说他除了一张脸还剩什么?生生把亲友团给推成了想要棒打鸳鸯的那根棒子。

陪审团的各位给宇智波斑打了一个叉,算了这种老混蛋还是留在家里吧,别出去祸害人家姑娘了。

宇智波带土最直白地问道:“不是,小樱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或者说,他有什么你看得上的地方吗?”

宇智波斑想打人。

宇智波们挑剔是看对象的,如果是宇智波斑今天来个其他的女该过来,那他们多半会觉得这个女孩哪点好了?配得上他们家的要脸有脸,要身材要身材,要事业有事业的斑大爷嘛?可是这要是换成了春野樱,那就是……卧槽,老混蛋你自己长长眼,你配得上人家姑娘吗?

双标狗就是这么可恶。

对于宇智波带土的问题春野樱认真思考后才郑重回答。

“斑长得很好看。”

众人沉默。

姑娘啊,单纯看脸是不行的啊!

偏偏宇智波斑还昂头挺胸一幅骄傲的样子,能用自己的脸追到喜欢的女孩难道不应该骄傲吗?

“斑很温柔。”

众人还是沉默。

不不不,姑娘你看看他肃着一张脸可以吓哭小孩子啊。

一看,宇智波斑确实一脸宠溺地看着春野樱,顺手还削了个苹果递给她。在宇智波斑铁拳之下长大的孩子们很想掀桌。

“还有一点,斑很爱我。”春野樱做最后总结。

抱歉,我们没有看出来。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宇智波佐助再次提出问题。

“去年八月,他告的白。”

宇智波佐助想起了春野樱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没有配文只有一张图片。是一枝灿烂的樱花被采撷的图片。

呵,看来就是那时候了。

“他追了你多久?”

“一年吧。”

“不对,从你代表大一新生发言之后我就开始追你了。”宇智波斑怨念道,“我第一次给你送了红豆丸子的打折优惠券,你居然不记得。”

“如果你指的是愚人节偷偷把优惠券放在我的书桌抽屉里并且在下面压了一封没有署名只有一个团扇标志的情书算追求的话,我可能已经和佐助在一起了。”春野樱如此回道。

在此之前春野樱和宇智波斑见面的次数并不多。春野樱对宇智波斑的印象是,小伙伴家里严厉的长辈。宇智波斑对春野樱的印象是,家里熊孩子的小青梅。

所以,春野樱只觉得那是一个宇智波佐助对她愚人节玩笑。春野樱这样以为着给宇智波佐助也回了一封假情书并约他到天台见面,放学后拍拍屁股回家留着宇智波佐助在天台吹了半夜的风。

木叶校园七大怪谈之一好像就是这么来的。深夜里在天台上有着妖冶眼睛专门诱惑男人跌入深渊的美貌女鬼。

咳,扯远了。

黑历史被提起宇智波斑颇有些不自在。

“那老混蛋你呢?”在卡卡西未来之前扮演着老父亲的宇智波佐助压抑着怒气问道。

“我什么?”宇智波斑淡然反问。

“你喜欢小樱什么?”我马上让她改!

宇智波斑的侧头看向春野樱,“我喜欢她这个人。全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趾尖。只要是春野樱的,无论哪一点我都喜欢。”

平时一脸严肃活像别人欠了他千百八万没换霸道自我的男人认真说起情话太TM有吸引力了,关键这人的脸还是老天赏饭吃的那种。春野樱压抑住扑进男友怀里撒娇的冲动,捂住脸开始傻笑。

宇智波斑也笑了,看着小女友的眼神无线温柔。

一众单身狗大侄子们:算了吧,我们这是在自讨狗粮吃啊。

“我不同意。”真正的老父亲赶到了。卡卡西手里拎着气喘吁吁的漩涡鸣人,在大侄子们望过来的看好戏的眼神中,笑眯眯开口,“你们以为我会这样说?”

漩涡鸣人掰开卡卡西手,一路奔到春野樱面前。

“斑大叔比卡卡西老师还大呢,小樱你跟他在一起太吃亏了啊。”

“鸣人你错了。”卡卡西慢悠悠走过来,宇智波佐助自觉让开了自己坐的位置,由卡卡西坐在了宇智波斑对面,以老岳父挑剔的语气说道,“斑前辈呢,事业还算有成,年龄或许有些偏大,但对小姑娘来说会疼人就行。风评嘛……也还算可以,至少没有什么风流债传出来。”

这就是要拐走人家娇花的代价。宇智波斑脸色不善地直视卡卡西,卡卡西露出微笑面对。宇智波斑真的很想把那张皮笑肉不笑的假脸撕下来扔到地上踩个稀巴烂。

“但主要是小樱喜欢对吗?”这句话是对着春野樱说的。

“你们觉得我会违背小樱的意愿不同意她和斑前辈在一起吗?”卡卡西摇头,“只要小樱幸福不就可以了吗?”

宇智波鼬:不愧是卡卡西前辈啊,受教了。以后佐助就算是带个男人回来我也会支持的。

宇智波斑松了口气,卡卡西在小樱的心里地位有多高他也明白,若是卡卡西不同意的话,那他和小樱之间怕是又要再多折腾一下了。

“卡卡西老师……”春野樱眼眶红红,哽咽地喊道。

“傻丫头。”卡卡西无奈一笑,“你们打算在小樱毕业之后领结婚证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这个婚前协议斑前辈你得先签一下。”

白纸黑字的协议就摆在桌上,不多,就两三页。

宇智波斑看完脸色就黑了,“你要我签这个?”

“没错。”

“不可能。”宇智波斑干脆利落撕掉了协议,“我的妻子只会有春野樱一人,我喜欢的人也只会有她,不会再有别人。”

“所以你这份协议上的假设统统都不可能存在。”

虽然没看过那份协议,但是根据宇智波斑的话其他几人也都能猜到上面写着什么。不过他们心里也清楚,宇智波斑根本不需要协议的制约,因为只要是宇智波斑认定的事就不会变,何况是人呢?

半响,卡卡西摊手耸肩,“若是你签了我可能就真的不会同意你和小樱在一起了。”

宇智波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面色恢复如常,鼻子里里冷哼一声:“庸俗的考验。”

“不然我拿着五百万让你离我家小樱远一点?”

“拿钱砸我将会是你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

“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你很有自知之明。”宇智波斑赞扬道。

卡卡西:“或许也只有小樱能忍受你的臭脾气。”

其他人就这样看着两人开始拉家常。

“对了,抽个空去拜访一下纲手大人吧。”卡卡西突然提道,“不然等你们都领证了纲手大人才知道她会更生气的。”

“瞒也瞒不了的。”

宇智波斑和春野樱同时沉默。

辈分问题真的很难办啊!